精品书法 >>>>
5033吴湖帆 5021吴湖帆 5078吴湖帆 5010吴昌硕 4884吴昌硕 5159吴昌硕 5037陆俨少
5184沈鹏 5185沈鹏 4929沈鹏 4549沈鹏 5036沈鹏 5158沈鹏 5034沙孟海已售
4954于右任 4375郭沫若 4852孙其峰已售 4853费新我 4686费新我已售 4930费新我出版已售 4602韩天衡

4878王镛 出版已售 4172王镛 4601王镛 5085王镛已售 4752王镛 5002王镛已售 5003王镛已售
5143张耕 4740何家英 4745丛文俊 4545李老十 5088孔维克 4722林散之 5020陆俨少

5029刘大为已售 5030刘大为 5031刘大为已售 5032刘大为已售 5070刘大为已售 4178刘大为 4597刘大为已售
4723刘大为 4775刘大为 4971韩羽 4979袁武 4187冯大中 4309刘新惠 4310刘新惠
4932范扬 4961范扬 4823范扬 5067范扬有合照 5068范扬有合照  4879李铎 4599李铎
3985杨仁恺 3616刘力上 3514唐书安 3382曾来德 3921蒯宪 3858蒯宪 3942蒯宪

2806曾来德 3853陈永正 3738潘世勋 3932沈鹏 4655范扬            4224陆明君
5079马季 3505d刘正成 3504d权希军已售 4219刘大为 4026杨军 3716郑在石 3379戴卫已售
4776王遐举 4777王遐举 4778王遐举 4215赵彦国 4212赵彦国 4213赵彦国 4211赵彦国
4621杜滋龄 4622贾广健 4620刘勃舒已售 3506顾亚龙已售 3859张道兴 688顾振乐 3342张世范
5104孙其峰 5183朱乃正 5178范扬 5179范扬 5180王镛 5181范扬 5182范扬
4412武中奇已售 4403范扬已售 4417李铎已售 4390范扬已售 4397王镛已售 3470杨仁恺已售
4432沈鹏已售 3902弘一已售 3979老舍已售 4355于右任已售 4298沈鹏已售 3643王镛已售 4413欧阳中石已售
4520于右任已售 4425熊伯齐已售 4426熊伯齐已售 4463王镛已售 4337刘大为已售 4462艾青已售 4492王镛已售
4524沈鹏已售 4582沈鹏已售 4583沈鹏已售 4525欧阳中石已售 4526欧阳中石已售 4527欧阳中石已售 4537沙孟海已售

4214赵彦国已售 4393曾来德已售 4405于右任已售 4338费新我已售 4518沈鹏已售 4501欧阳中石已售 4502欧阳中石已售
4598王明明已售 4678刘大为已售 4533王镛已售 4357启功已售 4646欧阳中石已售 4654沈鹏已售 4672沈鹏已售

4377沈鹏已售 cp-32费新我已售 4569李铎已售 4156沈鹏已售 4704沈鹏已售 4706欧阳中石已售 4176费新我已售
4623袁武已售 4619中石已售 4378费新我已售 4273费新我已售 4536李苦禅已售 4399何家英已售 4388沈鹏已售
3626钱绍武已售 4779于右任已售 4780于右任已售 4411王遐举已售 4840范扬已售 4839范扬已售 4391范扬藏品已售
4632沈鹏已售 4656范扬已售 4657范扬已售 4661范扬已售 4643王镛已售 3922孙其峰已售 4331范扬已售
 
4625陈平已售 4626陈平已售 4682李铎已售 4624李铎已售 4677刘大为已售 4773孙其峰已售
4822费新我已售 4732沈鹏已售 4173费新我已售 4670范扬已售 4905孙晓云已售 4915范扬已售 4916范扬已售
4917范扬已售 4828于右任已售 4774沈鹏已售 4962刘大为已售 4963刘大为已售 4964刘大为已售
     
4603吴昌硕已售 4888陈平已售 4141孙其峰已售 4829刘大为已售 4428刘大为已售 4427刘大为已售 4392范扬已售
4404武中奇已售 5035沈鹏已售 4751王镛已售 5103启功已售 4671沈鹏已售

翰墨情深   友谊长存

启功先生是我国当代一位成就卓越的学者和教育家,先后在辅仁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执教七十余年,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古典文学的教学和科研人才;启功先生又是一位继承传统、锐意创新的艺术家。他的诗词承古创今,法书品高神逸,画作灵动清新,文物鉴赏独具慧眼,为我们留下了丰富而宝贵的文化遗产。

启功先生逝世后,北京师范大学决定编辑出版《启功全集》(包括文论和书画)向社会各界发出徵稿函。消息传出,得到了先生的生前好友、学生以及许多书画爱好者和收藏家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热情的拿出他们珍藏的作品,供我们拍照、扫描、制版、大大丰富了《全集》所需资料。据初步统计,目前已经收集到的书法作品中,仅题有受赠人名款的作品,已超过三百件(实际多年来题赠友人的作品还还不止这个数字),这些作品件件凝聚着先生与受赠人之间的翰墨情缘,我们将专辑一卷《启功赠友人书》收入《全集》。这里的二十多件作品,只是其中的小部分,但是它们由一位收藏家精心收集并保存下来,实属不易。这批作品创作的时间跨度大(19741991,而多数是在1980年代先生创作的顶峰时期创作,弥足珍贵。看见这些作品,有的似曾相识,先生动笔时,我即在身边。这些受赠人有启功先生的学生、同事;也有给先生看过病的医生、护士;有接送过先生的司机,也有当时的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甚至有许多先生的朋友的朋友,先生根本不认识。但是对这些求字者一视同仁认真对待,作书时一丝不苟。这些作品章法布局严谨,结体内紧外放,用笔遒劲俊雅,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超水平,透出学者浓厚的书卷气息,令欣赏者陶醉;“书如其人”,先生的书法作品和他的为人一样,端庄、平实、平易近人,闪耀着机智风趣,又令欣赏者肃然起敬!

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四年了,留在我们心中翰墨情深,友谊长存!

侯刚

                               2009726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办公室主任、《启功全集》编委会编委)

 

百家名人书法墨迹:以下作品全部结集出版

本次结集出版的书法作品,有一部分已经在《苦旅文化》(2004年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出版过,并有作者合影

感叹季羡林先生的情感之路

在哥廷根的日子里,季羡林饱受轰炸、饥饿、乡愁的煎熬,有家不能归,有苦无处诉,一切的不幸与委曲,只能默默地往肚子里咽。只有在读书和写论文时,让他暂时忘记世间的烦恼。一旦回到住处,孤身独坐室中,烦恼又涌上心头,无法排解。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离开哥廷根回国。

  但是,诚如《红楼梦》中所云:“大不幸中却有大幸。”人生在世,安危相易,祸福相生,也是一条辩证规律。季羡林在哥廷根艰难岁月里,有一件事情曾给他带来过前所未有的幸福与快乐,使他的生命之火重新燃烧,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便是他与一位德国姑娘之间的一段爱情经历。

  在季羡林住的同一条街上,有一家叫迈耶的德国人家。迈耶先生是一个小职员,为人憨厚朴实,老实得甚至很少说话,在人多的时候,更是呆坐一旁,一言不发,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迈耶太太却生性活泼,能说会道,热情好客。他们夫妇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小姐叫伊姆加德,身材苗条,皮肤白皙,金发碧眼,活泼可爱,年龄比季羡林小一些,当时尚未嫁人,待字闺中。她就是这个爱情故事的女主人公。 迈耶家是一个十分和谐、温馨的家庭。她家也像欧朴尔太太家一样,把多余的房间租给中国留学生住。恰好,季羡林的好友田德望便是迈耶家的房客。季羡林常去田德望住处拜访,一来二去,便同迈耶一家人熟悉了。季羡林当时不过三十上下,年轻英俊,个子颀长,待人谦和有礼,正在读博士学位,又说得一口流利的德语。迈耶一家人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

  但是,季羡林与伊姆加德小姐之间产生恋情,还有另外一段因缘。 季羡林当时正在写博 士论文。他用德文写成稿子,在送给教授看之前,必须用打字机打成清稿。可是季羡林没有打字机,也不会打字。稿子因为反复修改,很乱,打字量也很大。适逢伊姆加德小姐能打字,又自己有打字机,而且她很愿意帮助季羡林打字。这样一来,季羡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天天晚上到她家去。季羡林的论文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又修改得很乱,对伊姆加德小姐来说,简直像天书一样。因此,伊姆加德小姐打字时,季羡林必须坐在旁边,以备咨询。往往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季羡林才摸黑回家。

  季羡林获得博士学位后,又在德国呆了四五年,其间,他又写了几篇很长的论文,都是请伊姆加德小姐打字的。所以,直至1945年季羡林离开 德国前,还经常去她家打字。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季羡林和伊姆加德小姐之间渐渐产生了感情。就连迈耶太太也看出来了。除了打字季羡林去迈耶家外,后来,迈耶家凡有喜庆日子,招待客人吃点心,吃茶什么的,迈耶太太必定邀请季羡林参加。特别是在伊姆加德生日那一天,季羡林是必不可少的客人。每逢季羡林到迈耶家,伊姆加德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满面笑容,格外热情。迈耶太太在安排座位时,总让季羡林坐在伊姆加德的旁边。

  季羡林和伊姆加德还常常一起去林中 散步,去电影院看电影,去商店里买东西。两人并肩而行,边走边谈,走遍了哥廷根的大街小巷。每次见面,两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伊姆加德美丽的姿容,悦耳的语声,嫣然的笑容,使季羡林怦然心动,感到一股股暖流在全身涌动。季羡林初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心里充满激动和幸福的感情。同样,伊姆加德也流露出对季羡林的爱慕之情。他们同时坠入了爱河。

  但是,每当季羡林回到寓所,内心便充满矛盾与痛苦。他想,自己是一个有妻子,有儿女的人,尽管那是一次没有爱情的包办婚姻,但是现在他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如果他敞开自己的胸怀,让爱情的激流涌泻出来,和伊姆加德由相爱而结合,自己未来的生活大概会是幸福美满的。但是,那样做,不仅意味着对妻子、儿女的背叛和抛弃,也意味着把自己的亲人推向痛苦的深渊。这是违背他所受的教育和他做人的原则的,是他无法办到的。反之,如果他克制自己的感情,让正在燃烧的爱情之火熄灭,又会使已经深爱着他的伊姆加德失望和痛苦,自己也会遗憾终生。两条路水火不容,没有第三种选择。这使季羡林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幸福与痛苦,欢乐与自责的矛盾心理,一直折磨着他。

  最后,他终于决定,为了不伤害或少伤害别人,还是自己来咽下这个苦果,背起这个沉重的十字架吧。他想,伊姆加德还年轻,她以后还会碰到意中人,还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会慢慢地忘记自己的。季羡林虽然作出了这样的决定,然而理智与情感之间,从来就没有不可逾越的界线,这段苦涩的爱情始终折磨着他。

  1991年,八十岁的季羡林在写长篇回忆录《留德十年》时,不知出于什么考虑,首次披露了他五十年前这段鲜为人知的爱情经历。他在《留德十年?迈耶(Meyer)一家》中写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离开迈耶一家,离开伊姆加德,心里是什么滋味,完全可以想象。1945年9月24曰,我在日记里写道: 吃过晚饭,7点半到Meyer家去,同lrmgard打 字。她劝我不要离开德国。她今天晚上特别活泼可爱。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她。但又有什么办法?像我这样一个人不配爱她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同年10月2日,我在离开哥廷根的前四天,我在日记里写道: 回到家来,吃过午饭,校阅稿子。3点到Meyer家,把稿子打完。Lrmgard只是依依不舍,令我不知怎样好。 日记是当时的真实记录,不是我今天的回想;是代表我当时的感情,不是今天的感情。我就是怀着这样的感情离开迈耶一家,离开伊姆加德的。到了瑞士,我同她通过几次信,回国以后,就断了音问。说我不想她,那不是真话。l983年,我回到哥廷根时,曾打听过她,当然是杳如黄鹤。如果她 还留在人间的话,恐怕也将近古稀之年了。而今我已垂垂老矣。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不会太多。等到我不能想到她的时候,世界上能想到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了。

  然而,故事到此还没有结束。 据说,近年来,有好事者在读了季羡林的《留德十年》以后,被这段爱情故事所感动,专程到哥廷根遍寻伊姆加德小姐的下落,最后终于找到了她。当然,今天的伊姆加德小姐,已是满头银发的老人,然而精神矍铄,风韵犹存。询问的结果都大出人意料之外:伊姆加德小姐,终身未婚,独身至今,而那台老式的打字机依然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季羡林在无可逃遁的厄运面前,为了不伤害别人,把已经降临的爱情忍痛拒之门外,自己背起这沉重的十字架,但是,六十余年来,他心中的爱情火花并未熄灭,只不过深深地埋在心底,不为人知罢了。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他独自默默地承受着心灵上时时袭来的痛楚与折磨,个中滋味,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外人是无法揣摩的。这又不能不让人为之扼腕长叹!

  季羡林平时给人的印象是不苟言笑,一脸严肃,其实他是一个感情极为丰富、充满爱心的人。只要读过他的散文的人,都会有同感。季羡林还是一个先人后己的人,他曾经说过:“我认为,能为国家,为民族,为他人着 想而遏制自己本性的,就是一有道德的人,能够百分之六十为他人着想,百分之四十为自己着想,就是一个及格的好人,为他人着想的百分比越高越好,道德水平就越高。”凡是与季羡林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他为别人着想的比例远远超过百分之六十,而为自己着想的比例则远远低于百分之四十。从这出苦涩的爱情悲剧中,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了。

文章摘自 《季羡林先生》 作者:张光璘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 ————季羡林先生语录

    ●好多年来,我曾有过一个“良好”的愿望:我对每个人都好,也希望每个人都对我好。只望有誉,不能有毁。最近我恍然大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时光流逝,一转眼,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活得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算。有人说,长寿是福,我看也不尽然。人活得太久,对众生的相,看得透透彻彻,反而鼓舞时少, 叹息时多。

    ●要说真话,不讲假话。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就是不一定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但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真话。

    ●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所以我说,不完满才是人生。

    ●“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学大师”的桂冠摘下来。 “这样的人,滔滔者天下皆是也。但是,现在却偏偏把我‘打’成泰斗。我这个泰斗又从哪里讲起呢?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学界(术)泰斗”的桂冠摘下来。”  “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为‘宝’。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四等等,等等,也都只有一个,难道中国能有13亿‘国宝’吗?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宝”的 桂冠摘下来。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对待一切善良的人,不管是家属,还是朋友,都应该有一个两字箴言:一曰真,二曰忍。真者,以真情实意相待,不允许弄虚作假;对待坏人,则另当别论。忍者,相互容忍也。 根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是毒物的。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

    ●走运时,要想到倒霉,不要得意得过了头;倒霉时,要想到走运,不必垂头丧气。心态始终保持平衡,情绪始终保持稳定,此亦长寿之道。

    ●自己生存,也让别的动物生存,这就是善。只考虑自己生存不考虑别人生存,这就是恶。

    ●我快一百岁了,活这么久值得。因为尽管国家有这样那样不可避免的问题,但现在总的是人和政通、海晏河清。

    ●我的家乡在山东。泰山的精神实际上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

    ●国之魂魄,民之肝胆,屹立东方,亿万斯年。人民的灵魂,百姓的脊梁,中华民族大有前途。

    ●西方采取的是强硬的手段,要“征服自然”,而东方则主张采用和平友好的手段,也就是天人合一。要先于自然做朋友,然后再伸手向自然索取人类生存所需要的一切。宋代大哲学家张载说:“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你们的生命只有和民族的命运融合在一起才有价值,离开民族大业的个人追求,总是渺小的。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第一,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第二,人与人的关系,包括家庭关系在内;第三,个人心中思想与感情矛盾与平衡的关系。这三个关系,如果能处理很好,生活就能愉快;否则,生活就有苦恼。

    ●王静安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静安先生第一境写的是预期。第二境写的是勤奋。第三境写的是成功。其中没有写天资和机遇。我不敢说,这是他的疏漏,因为写的角度不同。但是,我认为,补上天资与机遇,似更为全面。我希望,大家都能拿出“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精神来从事做学问或干事业,这是成功的必由之路。

    ●富者有礼高质,贫者有礼免辱,父子有礼慈孝,兄弟有礼和睦,夫妻有礼情长,朋友有礼义笃,社会有礼祥和。

                       

1任继愈已售 2容肇祖已售 3荣高棠  4 陶钝藏品已售 5刘开渠 藏品 6王肇民  7张君秋藏品
8陈大羽已售 9李焕之 10王遐举已售 11谢添 12王肇民已售 13高冠华已售 14白雪石已售
15陆俨少已售 16端木蕻良已售 17严文井已售 18于黑丁 19袁世海 20欧阳山尊藏品 21萧朗
22阮章竞 24阿甲 25梁上泉 26周怀民 27俞云阶 28程千帆藏品 29楼适夷
30魏巍已售 31田世光 32阿老 33李琦 34季羡林藏品已售 35陈荒煤已售 36李德伦已售
37艾中信藏品 38李桦 39卢芒藏品 40程十发已售 41古元藏品已售 42谢海燕 43柳倩已售
44李桦 45蔡若虹藏品 46曹禺藏品已售 47秦岭云已售 48梁树年已售 49丁善德 50赵松庭
51刘力上已售 52姚有多已售 53孙大石已售 54曹简楼已售SR 55陆抑非已售 56王学仲已售 57李仲耘
58林石城 59廖井丹 60孙其峰已售 61马季已售 62臧克家藏品已售 63萧琼已售 64亚明
65胡一川 66高占祥已售SR 67穆青已售 68杜宣 69钱君匋已售 70张志民 72魏传统已售
73陈叔亮 74匡亚明 75周怀民已售 76蔡若虹藏品已售 77蒋维菘已售 78孙其峰藏品 79楼适夷已售
80孔仲起 81郁宏达 82黄笃维已售 83王乃壮 84沙更世已售 85沙更世已售 86霍春阳
87林建同 88周慧珺已售 89陈大络 90闫丽川 91何海霞已售 92姚奠中已售 93陈寿荣
94韩羽已售 95黎雄才已售 96潘絜滋 97常任侠 101钱绍武已售 102艾青藏品已售 103萧劳已售
104希宁已售 105周沧米已售 106赵朴初出版藏品已售 107杨仁恺藏品 109谢添已售 110冯远已售 111罗工柳藏品
112罗工柳已售 113刘大为藏品 115沙更世已售

《翰墨风云》题跋

    藏家胡孟祥历经二十余载,广泛征集文化艺术界“名家名言书法集珍”其中有相当数量的作品是属于大师们的遗墨与手迹,像美术大师刘开渠、陆俨少、黎雄才、李桦、胡一川、罗工柳、陆抑非、王肇民,文学大师艾青、臧克家、端木蕻良,国学大师匡亚明、程千帆、季羡林、任继愈,戏剧大师曹禺,戏曲大师张君秋,音乐大师李焕之、李德伦,琵琶大王林石城,笛子大王赵松庭,电影导演谢添,笑星马季,以及文化名人楼适夷、赵朴初、穆青、廖井丹、荣高棠等。他们或书自己的从艺、从文格言,或书对文学艺术的真知灼见,或书前人的诗词歌赋(如先生们题书孔子、司空图、刘禹锡、欧阳修等先哲前贤的名篇佳句)形成了洋洋大观的艺术长廊,可谓“翰墨风云”、“俊彩星驰”。这批通过藏家展转万里直接向名家征集来的百件书法作品(部分作品已被编入藏家撰写的《苦旅文化——走近大师画传》一书),无疑是中华民族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特别值得指出的是,随着一大批先生们的相继仙逝,其作品更凸显特有的艺术价值、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

                                                                     高

                                                                 乙酉夏日撰书 时年七十有九

 

                                     艺术品是靠时间的不断延续以及拥有者的精心呵护

                                 才逐渐体现其艺术价值、收藏价值及社会文献价值

                                                                          -----田纪文

 

 

19904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颁布实施。同年春夏之交,为迎接港澳回归祖国,我孤身进行“情系港澳神州万里行”文化活动。历经八载,遍访名家,汇集在《翰墨风云》一书中的百幅书法墨宝,就是此行中的一个成果。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大批德高望众的文化艺术大师尚还健在,把先生们多年来从文、从艺的宝贵经验及其人生感悟,通过书法艺术样式传之后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先后走访了曹禺、艾青、臧克家、赵朴初、匡亚明、程千帆、穆青、陆俨少、陆抑非、胡一川、罗工柳、黎雄才、蔡若虹、陈大羽、程十发、王肇民、于希宁、李焕之、李德伦、林石城、张君秋、阿甲、谢添、马季等先生,请其题书。可以说,这些活跃于文学、艺术、教育等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堪称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英。由于先生们所处的地位及其影响,他们留下的百幅书法真迹,无论是篇幅大小都显得弥足珍贵。应该说明的,这些征集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书法作品,至今已收藏近20年,其文物价值、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不言而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承蒙好友纪文老弟出资,把其百幅书法作品结集出版。田经理苦心经营集文斋艺术画廊已多年,他以文化的大视觉来看待、经营艺术市场,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如今的集文斋已远近闻名,是一个具有文化品牌的“集文斋”。祝愿纪文老弟事业有成,为其带来更多的丰硕成果。

                                                                                     胡孟祥撰于2009年春

注:胡孟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曲艺家协会、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华统一文化学会会长,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兼职教授,山东省文化产业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